李陵投降匈奴,为什么司马迁的《史记》、司马

2019-08-17 作者:www.4166.com   |   浏览(79)

问题:李陵投降匈奴,为什么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在为其鸣冤?

回答:

因为李陵实在太冤枉。只要还有点人心的都会觉得李陵投降匈奴是被逼无奈。而且,李陵投降之后汉武帝又听信谣言(姑且善意的这么想吧!),杀了李陵的全家。对此李陵没有带着匈奴的人马给汉朝继续找麻烦,真算是对汉朝仁至义尽了。换个脾气大点的像中行说那样,稍微在匈奴那活动活动,就够汉武帝喝一壶的。

之所以要重点强调的是,李陵自始至终都太对得起汉朝了。相比之下,汉武帝对李陵一家的刻薄寡恩简直是令人发指。特别是在李陵被迫投降匈奴前,汉武帝就已经多次对不起李陵了。

典型的就是元狩五年(118B.C.)李陵的三叔李敢被霍去病谋杀事件。

先介绍一下李家的家庭状况:李陵是李广长子李当户的遗腹子,出生前父亲就已经去世。再此之前一年李广因失意于国舅卫青而被逼自刎于绝域。而李广的长子李当户、次子李椒(代郡太守)也都已经去世。所以说此时李广的幼子李敢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李敢为什么会遭到霍去病的毒手?据说是因为李敢认为自己的父亲李广是被大将军卫青给间接逼死的,所以他想为报父仇去刺杀卫青,但是行刺未遂。不过卫青可能觉得自己确实对李广的死有责任,便没有声张这件事。但霍去病不这么认为,所以在甘泉宫打猎时背后放冷箭死了李敢。

注意,此时霍去病正在疯狂的掠夺卫青曾经拥有的政治资本,《史记》的记载是:

“……令骠骑将军秩禄与大将军等。自是之后,大将军青日退,而骠骑日益贵。举大将军故人门下多去事骠骑,辄得官爵……”

霍去病突然这么替卫青出头明显是真流氓假仗义——我把你卫青的痛疮(牵连李广自刎)再次揭开,同时你卫青还得“欠”我份人情。而且,更冷酷的是,李敢曾是霍去病的“大校”,给霍去病帮过大忙——元狩四年封狼居胥的战役就是李敢打得头阵,俘获了大单于的权力象征“旗鼓”。

对于此事,为人比霍去病还要“流氓”的汉武帝就立刻跳出来拉偏架。对李家的孤儿寡母说,李敢是给鹿撞死的。这是睁着眼说瞎话,李敢是让霍去病从背后放冷箭射死——让鹿撞死伤痕肯定是当胸口。这种敷衍了事的解释明显是对李家的轻蔑和侮辱。这一年李广十六岁不到。

顺便说一句,汉武帝对李家的态度真是很恶劣,毫无“君使臣以礼”的起码尊重——之后李敢的儿子李禹曾经被汉武帝打算吊着喂老虎。到后来汉武帝又在巫蛊之祸中杀了李禹——因为李禹的妹妹是戾太子的侧室。

www.4166.com 1

毫无疑问,霍去病是一代名将,但也是一个非常狂野自私的人,这点和他的恩主、岳父汉武帝很像。

斗转星移,到了天汉二年(99B.C.),是年李陵三十岁,此时的李陵不仅继承了祖父李广一代就开始的“善骑射,爱士卒”的门风,也继承了李家世世代代被迫替汉武帝的外戚当枪使的宿命。

这次是国舅李广利要带兵三万骑兵从酒泉出发,攻击在天山一带活动的匈奴右贤王,李陵被派去给大军运送粮草。这种大材小用让李陵不满,他请求率领亲兵去打先锋……后来大家就知道了,在汉武帝的猜忌、路博德的掣肘之下,李陵于浚稽山(阿尔泰山中段,位汉唐之时兵家必争之地)战败,滞留在匈奴。而汉武帝又听信谣言,以为李陵在训练匈奴士卒,将李陵一门抄斩。从此彻底绝了李陵回汉朝的念想。

www.4166.com 2

昆曲中李陵与苏武的惜别。因李陵后来尚且鞮侯单于之女,所以戏中李陵的扮相是一套驸马珈。

但是,李陵到底无负于汉。 征和三年三月,武帝再命李广利率七万人出五原击匈奴,狐鹿姑单于使李陵率三万余骑再至浚稽山追击汉军,李陵与之周旋多日后放水败给汉军,而匈奴一边也很仁义,不再强人所难的让李陵与故国拔刀相向。此后,李陵便带着部众远走他方,到了一个既不是汉也不是匈奴的地方度过了自己的余生。

“降入天骄愧鬼才,山头空筑望乡台。 苏郎有节毛皆落,汉主无恩使不来。 青草战场雕影没,黄沙角鼓雁声哀。 那堪携手河梁别,泪洒西风骨已灰。”

——元•萨都剌《过李陵台驿》

自太史公司马迁以后,对于李陵悲剧性的一生无论是历史学家还是文学家,在主流上都是同情、理解李陵的所作所为。对于素以“夷夏之防”为务的宋儒,如司马光也是如此。臣民尽“忠”前提是君王有“义”,不然就是“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王安石《明妃曲•其二》)这一点上和司马光和他的老朋友老对头王安石的立场是一致的,而且几千年来以儒家思想为主流的中国传统文化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司马迁的《史记》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之所以能够成为历史学著作中不可逾越的经典,也正是因为“二司马”笔下的历史是一部有人味儿的历史。

www.4166.com 3

内蒙古正蓝旗黑城子,据说李陵的晚年曾经在此筑台望乡。

李陵投降匈奴,为什么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在为其鸣冤?。回答:

李陵之降,实属无奈。人在绝境之下做出的选择,往往让人绝对意想不到。所以,汉武帝更想不到。我大汉堂堂将门之后,华夏英姿男儿,自己苦心栽培的虎将最后居然投降了?因为,在汉武帝面前是没有绝境的,他也没有面临过生死一刹那的绝境。但是,史学家们想的到,史学家们遍览古今,走遍名山大川,走访过世间男女老幼,他们更了解人性的弱点和本质。司马迁和司马光,两位史学家同情李陵,这是两位饱学之士经历人生,看透人性的结果。而李陵,也确实令人唏嘘不已。
www.4166.com 4

李陵,飞将军李广之孙。史载李陵"善骑射,爱士卒,颇得美名"。如果李陵最后以少胜多,李陵将与卫青,霍去病齐名,百世流芳,可惜历史就是历史,没有如果。我们来回顾一下那场血腥,残酷的战争。
www.4166.com 5


公元前99年,汉武帝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三万骑兵在祁连山进攻匈奴右贤王。又派李陵率领他的五千步兵射手,进攻匈奴腹地,以此分散匈奴兵力,保证李广利进攻万无一失。李陵到预定的期限必须撤军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人算不如天算,李陵军行至浚稽山却遭遇了单于主力。李陵被匈奴八万骑兵包围,匈奴封住李陵退路。李陵只能边战边退,步步为营。双方战斗了八天八夜,李陵弓箭打光了,粮食也吃完了。最后匈奴丢下了一万多具尸体,李陵也只剩他自己一人了。匈奴单于早听闻李陵大名,极力招降,生与死的考验,孤立无援。李陵最后选择了投降。汉武帝以为李陵失踪,派公孙敖等人去寻找,来人回来说,李陵投降了而且还在帮匈奴训练部队。汉武帝听了大怒,斩李陵全家。殊不知报信的人看到的并不是李陵,而是一个叫李绪的人。
www.4166.com 6


这场惨烈的战争结束了,李陵却再也回不了家。他的家早已没有了,没有了。后来李陵去劝降苏武,被苏武的气节折服。李陵知道自己错了,与苏武相比,他实在太渺小了。可是,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苏武。苏武归汉,李陵对苏武说,他真的不想投降,哪怕再给他留十枝箭,他也能突围出去,他一直想念着自己的国家。其实李陵心是向汉的,是值得后世同情的。二战浚稽山,李陵率领的精锐匈奴骑兵滑稽的输给了老弱病残的汉军,这是后话。但也说明李陵作为华夏汉人,心里还是装着大汉的。李陵作为凡人,深陷绝境,作出有失大义的行为是值得史学家同情和喊冤的。

回答:

谢谢邀请。“臣事君,犹子事父,子为父死无所恨。”这是封建体制文化下,君主成为所有臣民的君父之时,那就是背叛君主就是背叛国家,那你就是叛国者,叛国贼是人人都得而诛之,人人都可以唾弃。这就是李陵投降匈奴后的命运结果。

www.4166.com 7

一、一战浚稽山,以少胜多却变成寡不敌众,投降VS死于沙场

公元前99年,汉武大帝继续对匈奴持续作战的战争方针,也为了汉武帝的大舅子贰师将军李广利捞取军功升级,进而掌控整个大汉帝国大将军。犹如当初汉武帝扶持卫青大将军一样的成长历程轨迹,希望贰师将军李广利成为卫青第二。但李陵对于这种裙带关系上位的大将军十分不满,不愿意作为他的助手,直接领取作战任务,想学习冠军侯霍去病那样,建功立业,光耀李家门庭。

李陵以五千兵马出浚稽山,真是上天捉弄了他,直接引来匈奴主力八万余人,从之前以少胜多变成最后寡不敌众,在兵败被俘之际,他一直在纠结想着:投降匈奴以找机会在回到汉庭,还是再次冲锋后战死沙场。

如果是寡不敌众,勇于冲锋最后战死沙场,那么他的事迹传回汉朝,结果是封侯厚葬,以让李氏家族继续按照朝廷颁发的“光荣军属”的称号,享受对等的待遇。

但他选择了投降匈奴以图报效汉朝,就意味着他的命运从此由“英雄”成为“叛国贼”,对于汉武帝来说,这是对他的背叛,这是对君主的背叛,这是对汉军荣耀的背叛,那么他的家族就只有让他的背叛付出灭族的代价。

www.4166.com 8

二、二战于浚稽山,我不是叛国者,汉朝君主你愧对我,愧对我的家族

前90年,大汉朝再次远征匈奴,主将李广利的副将商秋成带领的三万汉军在浚稽山相遇于李陵带领的匈奴军队,汉朝远征疲劳之师与以逸待劳的李陵带领的匈奴军队干了一仗,李陵也再次“另类”的战败,表明李陵不想看到汉军在匈奴境内无畏牺牲掉三万人,放过了三万汉军,但汉朝也因为贰师将军李广利这个草包孤军深入,最后七万余人有去无回,贰师将军李广利最后投降匈奴,不到一年被杀,他的家族也被汉武帝给灭族了。李陵因对战汉军无任何的战绩,被匈奴单于猜忌,最后远走他乡。

他此举也是向汉武帝表明,我李陵并没有做出有损大汉朝的事,没有做出损害汉民族国家利益的事,你汉武帝羞辱我之后,你现在看看是不是愧对我,愧对我李氏家族。

www.4166.com 9

www.4166.com 10

三、为什么司马迁与司马光都为他喊冤?

李陵正大光明磊落,义不受辱的人,未做出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民族的事情,他始终心系国家,心系民族,但他为真正的对君主如此忠心耿耿。

汉武帝时期,正是拒绝奴性,张扬个性,冲天豪气,武侠之风,命运悲凉的最后时代,也正是因为李陵与苏武之后,在也没有这样的人物,也表明这样的时代终结。

汉武帝之后,封建专制集权时代真正来临,人没有了个性,没有了真正为国家与民族气节而死,而是君主专制下,奴性与媚上成为人人遵循的标准。

喊冤也表明他们知道那样的时代没有了,而李陵式人物也没有了。

汉昭帝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李陵老死匈奴,死的默默无闻,秋夜无声。

回答:

李陵,名将李广之孙,带领五千荆楚步兵,孤军深入匈奴后方,被匈奴八万骑兵包围。士兵中一箭的要继续拿着武器战斗,中二箭的要帮助推车,中了多箭重伤的才可乘车。汉军射完随身携带的五十万支箭,消灭了二、三万匈奴骑兵后,孤立无援,只逃回了四百人左右。李陵自觉无颜回去,遂投降匈奴。

贰师将军李广利,李夫人之兄,带领七万汉军攻击匈奴,被匈奴五万骑兵打败,也投降了匈奴。

李陵投降后,太史公司马迁为他辩解,汉武帝认为他在讥讽自己的大舅子李广利,便判司马迁宫刑。

李陵、李广利投降后,都被汉武帝灭族;在匈奴,单于把女儿嫁给二人为妻。后李广利被匈奴人当祭祀品杀了,而李陵在匈奴封王。

回答:

关于李陵投降匈奴这件事历来存在争议,有人认为投降就是汉奸不可原谅,有人认为李陵是迫于无奈,而司马迁、司马光他俩的观点大致来说就是李陵是迫于无奈,是不得已的,所以他们认为李陵是冤屈的。
www.4166.com 11

事情经过简言之就是汉武帝派李广利攻打匈奴,李陵也领步兵五千人随军出征,结果李陵在半道上与匈奴单于遭遇。匈奴以八万骑兵围攻李陵五千步兵,经过八个昼夜的交战,李陵部斩杀一万多匈奴依旧没有等来李广利的援兵,弹尽粮绝之下李陵突围失败被俘。
www.4166.com 12

原本汉武帝以为李陵战死了,谁知消息传来,李陵投降匈奴,汉武帝很生气,询问大臣该如何处置李陵,这时司马迁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李陵此战以少斩杀那么多匈奴,功劳是有的,虽然投降匈奴但万一是缓兵之计呢?一有机会也许李陵还会反杀回来报答汉室,可惜汉武帝听不进去,司马迁也因自己的观点被阉割。
www.4166.com 13

每每回想此事,司马迁就认为凭借李陵的为人,他就是这样想的,在写史书的时候司马迁再次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并为李陵叫屈。

只是李陵真的冤屈么?按照中国的传统观点不成功便成仁,被俘就得就义,断没有投降一说,李陵投降做汉奸就是错,从这个角度来说李陵不冤。

但若是能结合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考虑一下,李陵还是有点冤屈的,若汉武帝不诛杀李陵三族,也许李陵真的如司马迁所想的那样呢?不过一切都只是假想,事实结果就是李陵投降了。在我们的传统认知里不管做的再多,一旦有一个污点,污点就会被无限放大,李陵就是其中的代表。

回答:

谢邀!

李陵的悲情源自汉武的错乱

衣赐履按:本篇七千余字,真费了老劲了,呵呵。

李广一门,极尽悲情。老李广一辈子就想封个侯,和匈奴打了近五十年仗,也没能实现这个愿望,自杀;儿子李敢,以战功封关内侯,因认为老爹是大将军卫青逼死的,于是打伤卫青泄愤,结果被骠骑将军霍去病一箭射死;今天要讲的是李广的孙子李陵,简直就是悲情的化身,让人唏嘘不已。我个人感觉,这祖孙仨人,有个共同特点,都有点“二”,这种特质,一方面促使他们在作战时勇冠三军,另一方面,也使他们高度自负,行为失谨,非常容易主动陷入险境。李陵,作战能力恐怕还在其祖李广之上,其结局之悲情,也在李广之上。

自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征讨匈奴之后(两人最后一次出战是在前119年),近二十年间汉匈没有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此间,经过张骞两通西域,贰师将军李广利两征大宛,汉朝与西域诸国建立了联系。而西域本是匈奴的势力范围(从匈奴控制范围看,其疆域远远大于汉朝),汉朝的介入,实际上是动了匈奴的奶酪。当初,虽然卫青、霍去病重创匈奴,但匈奴并未伤筋动骨,再经这十几年的休息,军事实力依然强大,汉匈之间,征战的号角随时都会吹响。

前99年,五月,武帝刘彻派李广利率三万骑兵从酒泉郡(甘肃省酒泉市)出塞,进击驻守天山(新疆东北部)的匈奴右贤王,格杀及俘虏匈奴一万余人后班师,归途中陷入匈奴包围。李广利缺粮,将士伤亡惨重。幸亏假司马(副军政官)、陇西(甘肃省临洮县)人赵充国,率敢死队一百余人,将匈奴包围圈冲出一个口子,李广利率大军紧跟其后,得以逃脱。此役,汉军阵亡十之六七,赵充国受伤二十余处。李广利上奏朝廷,刘彻专门召见赵充国,一边查看他的伤势,一边发出叹息,封赵充国为中郎(皇家警卫官)。

衣赐履说:从《通鉴》记载看,李广利西征大宛凯旋后,汉匈之间,也有数次冲突。到了前101年,且鞮(读如低)侯单于继位,汉匈关系缓和,都释放了以前扣留的对方使节,又重新互派使节出访。苏武于前100年出使匈奴,被牵连到一场政治谋杀案之中,被匈奴扣留(详见拙文《这一年,苏武开始在贝加尔湖畔放羊》)。自此,汉匈关系又降至冰点,大战即将展开。我们的悲情英雄李陵,急不可待要登场了。

飞将军李广,有三个儿子,长子李当户,次子李椒,三子李敢。李当户早死,留下一个遗腹子,叫李陵。李陵担任侍中(宫廷随从),家传的骑射本领无人能及,爱护部属,善对贤士。刘彻发现,李陵颇有其祖李广的风范,封他为骑都尉(骑兵总监),统御丹阳郡(安徽省宣城市)和楚国(首府彭城,江苏省徐州市)战士五千人,在酒泉郡、张掖郡(甘肃省张掖市)教习射箭之术,以防备匈奴。

衣赐履说:李陵的老爹叫李当户,这名字挺怪。据说,李广在与匈奴作战时,曾经俘获了一个“当户”,恰巧生了儿子,干脆就起名李当户。“当户”是什么意思呢?

匈奴的职官是冒顿(读如墨毒)单于统一北方草原后所制定的,单于之下依次是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军、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单于总揽一切军政大权,而左右贤王为地方最高长官;自左右贤王以下至当户共二十四长,其下各自设置了千长、佰长、什长、禆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等。

由此可见,当户是匈奴的一个中下级官职,李广在俘虏那个当户的时候,应该还很年轻,虽然当户职位不高,也足以让李广兴奋几天的了。

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击匈奴时,刘彻召见李陵,想让他为李广利押运辎重,搞好后勤工作。李陵叩头请求出战,说,我手下的战士,都是荆楚地区勇武之士和奇才剑客,单兵能够扼住猛虎,射箭全都百发百中,希望能让我率领他们前往兰于山(今地不详)以南地区,用以分散匈奴兵力,减轻对贰师将军的压力。

刘彻说,你小子是不愿给别人当下属吧?不过呢,你要带兵出塞,而我调动的军队太多,没有多余的马匹分配给你。

李陵说,我用不着马匹,愿以少敌众,率五千步兵踏平匈奴单于的王庭。

衣赐履说:李陵确实有点“二儿”,尽管本事很大,但太小看对手了。

刘彻一看,李陵同志豪情万丈,心下也有些感动,就同意了他的请求,下诏命强弩都尉(强弓兵团司令)路博德在李陵撤回时接应。路博德是沙场老将,曾跟随霍去病北伐匈奴,因功封侯,又曾以伏波将军的身份与楼船将军杨仆一道灭了南越国(详见拙文《汉武开疆之灭南越国》),如今让他给李陵打下手,心中十分不爽,便上奏说,秋季将到,匈奴马肥,正是兵力最强的时候,不宜攻击,希望陛下命李陵稍等,到明年春天再一同出征。

刘彻怀疑是李陵夸下海口之后,又心生怯意,不想出征,就鼓捣路博德上书取消出击计划,非常恼火,下令路博德率兵从西河郡(内蒙古准格旗西南)进击,命李陵于九月出发,由遮虏障(内蒙古额济纳旗古居延海南,路博德所筑的城堡),直到东浚稽山(蒙古戈壁阿尔泰山)南面的龙勒水(今已堙没),搜索察探匈奴行迹,如果不见敌踪,便退回受降城(内蒙古乌拉特中旗东五十公里新忽热)休整。

衣赐履说:我对刘彻,越发地不能理解。李陵年轻,不知深浅,可能意气风发提出以五千步兵深入匈奴。然而,刘彻与匈奴打了几十年,匈奴的实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匈奴清一色的骑兵,以李陵的五千步兵深入大漠,只要碰到匈奴主力,几乎就是送死。我非常诧异,刘彻为什么能够同意李陵出征?

另,西河郡在今内蒙古中部,而遮虏障在今内蒙古最西部,刘彻让路博德接应李陵,而两地相距两千余里,如此遥远,如何接应?这不是放嘴炮吗?

李陵率五千步兵按时出发,出居延(内蒙古额济纳旗)向北推进,三十天后抵达浚稽山扎营,沿途命人将所过之处的山川地形绘制成图,派骑兵陈步乐送回长安。刘彻召见陈步乐,听他报告说李陵能使部下拚死效力,非常高兴,封陈步乐为郎官(宫廷禁卫官)。

然而没有料到,就在浚稽山,李陵竟然遭遇且鞮侯单于亲自率领的三万骑兵,被团团包围。李陵屯兵两山之间(应为东、西浚稽山),用大车围成营寨,亲自率领士卒在营外列下战阵,前排手持戟、盾,后排手持弓、弩。匈奴见汉军人少,便直逼营前阵地。汉军千弩齐发,匈奴兵纷纷应弦倒地,只得退回山上,汉军追击,杀死匈奴数千人。

汉军如此骁勇,单于大吃一惊,急召西部兵团及东部兵团八万余骑兵前来围攻李陵。李陵率部且战且走,向南撤退,数日后,来到一个山谷之中。汉军接连作战,士卒大多身带箭伤,仍顽强苦战。李陵下令,受伤三处的乘车,受伤两处的驾车,受伤一处的继续战斗,又斩杀匈奴三千余人。李陵率部沿着龙城(此龙城指故南单于庭,今内蒙古察哈尔右翼中旗)旧道向东南方撤退,四五日后,退到一大片沼泽芦苇之中。匈奴顺风放火,企图火烧汉军。李陵已先纵火自救,开辟出防火隔离带。汉军继续南行,来到一座山下。单于登山观阵,命他的儿子率领骑兵进攻,汉军退入树林,又杀死匈奴数千人,使用连弩射向单于,单于下山逃避。

当天,生擒匈奴俘虏,报告李陵说,我们听单于说,这一定是汉朝的精兵,我们如此猛攻居然不能将他们消灭,而他们似乎在引我们向南接近汉朝边塞,恐怕是设了个圈套让我们钻诶。各位当户、君长都说,单于御驾亲征,亲率数万骑兵攻击几千名汉军,如果不能将他们消灭,以后怎么号令边臣?而且还会使汉朝更加轻视匈奴。目前还有四五十里才到平原,我们必须在山区奋力作战,如果还是不能取胜,再撤退不迟。

此时汉军处境越发凶险。匈奴骑兵多,一日交战数十次,汉军又杀伤匈奴二千余人。匈奴不能取胜,终于打算撤兵。然而就在此时,李陵军中有一个名叫管敢的军候(低级别的军官),受到校尉(指挥官)的欺辱,逃往匈奴投降,泄漏李陵的底牌——汉军既无后援,箭矢也将用尽,只有李陵部下和成安侯韩延年所属部队各八百人在前面开路,以黄旗和白旗作为标志。如派精锐骑兵集中力量猛攻,汉军立即就可击破。

单于喜出望外,恨不能抱着管敢狠狠亲上一通!即刻命骑兵一齐向汉军发起进攻,同时高喊,李陵、韩延年,快快投降(不知用汉语还是匈奴语)!又派兵截断汉军的道路。李陵的部队被困在山谷之中,匈奴军在山上,从四面射箭,箭如雨下。李陵继续向南退却,尚未到达鞮汗山(蒙古西南部诺颜博格多山),一天之中,射尽五十万支箭,于是放弃辎重车辆,继续南行。此时军中士兵还有三千余人,刀枪已折,就砍下车的辐条当武器,文职人员拿着笔刀(那时还没纸张,用刀把字刻到竹简上)战斗。汉军退入狭谷之中,单于亲自率兵截断汉军后路,指挥匈奴兵卒将山上巨石滚入谷中,汉军多数死去,不能前进。

衣赐履说:虽然惨烈,但李陵的战斗力实在太强,损失步兵两三千人,杀敌骑兵近万人,让人嗟叹。

夜幕降临,李陵着便衣走出大营,左右要跟随,被他制止,说,不要跟着我,大丈夫当独自生擒单于!良久,李陵回到营中,叹道,我们已然兵败,即将死于此地了!于是将所有的旌旗全部砍倒,与珍宝一起埋入地下。李陵再次叹息,说,如果再有数十支箭,我们就足以逃脱了,如今没有武器,天亮以后,只能坐等被擒,不如各自逃命,还有人能够侥幸逃脱回去报告天子。

于是命将士每人带二升干粮,一块坚冰,约定到遮虏障会合。半夜时,李陵命人击鼓叫醒将士们,但战鼓已破,敲不响。李陵与韩延年跨上战马,十几名壮士跟随。匈奴数千名骑兵随后追击,韩延年战死。李陵说,我已无面目报答皇帝陛下了!于是投降。其他人分散突围,逃回边塞的有四百余人。李陵兵败之处距边塞只有一百余里。

衣赐履说:不知是哪个边塞。李陵向北三十余日,到达东浚稽山,而在匈奴大军攻击包围之下南撤,只用了十几天就到达汉塞,材料不详,颇为费解。

另,李陵投降,匈奴自然减轻攻势,汉军士卒才有可能突围,如果死战,则必然全军尽没。

边塞将领将此事报告朝廷。刘彻本希望李陵能死战,后听说李陵投降匈奴,大为震怒,责问陈步乐,陈步乐自杀。满朝大臣都说李陵有罪,刘彻问太史令司马迁对此事的看法。

衣赐履说:刘彻收到报告之后的反应,原文为“上欲陵死战,后闻陵降,上怒甚”,我颇不能理解。硬去想,似乎刘彻送李陵出塞时,本就是送他去死,或者知道他必死,才会有“上欲陵死战”这样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送李陵去死?我不能解释,恐怕,汉武大帝已经被自己的武功烧得糊涂了吧。

司马迁说,李陵对长辈孝顺,对士人仗义,赴国难奋不顾身,正是他的志向所在,可以说有国士之风。此次出征不幸失败,那些保全了性命、与妻子儿女厮守的大臣立即捏造他的短处,实在令人痛心!况且李陵率领不到五千步兵,深入匈奴腹地,与匈奴数万骑兵对决,杀伤数倍于己的敌人,匈奴将全国所有能拉弓射箭的人全部调来围攻李陵。李陵转战千里,箭矢用尽,无路可走,将士们手拿着没有箭的空弩机,冒着敌人锋利的枪尖刀刃,仍然拚死力战,能够让将士们如此,即使是古代的名将,也不过如此!李陵虽然兵败,但他痛击匈奴的壮举,也足以名扬天下了。另外,我认为,李陵之所以没有死节,并不是真的投降,可能是想找机会报效国家。

刘彻认为司马迁在诬陷欺骗,是为了诋毁李广利,为李陵游说开脱,下令对司马迁施以宫刑。

衣赐履说:关于李陵,满朝大臣都说他有罪,只有一个无足轻重的太史公为他鸣不平。为什么?因为刘彻认为李陵有罪,所以所有人都认为他有罪。记得秦始皇嬴政吗?他临死前,忌讳言死,故群臣莫敢言其身后事者,这才有了沙丘之变,赵高、胡亥矫诏干掉公子扶苏,顺便干掉了大秦帝国。循着这个思路,刘彻问臣僚意见,居然都问到了司马迁,说明他要让所有人都认为李陵有罪,李陵事件,他刘彻没有责任。岂料,这个司马迁居然不识相,居然为李陵鸣冤!那就给你好看,老子阉了你!哈,实话,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说的。

很久以后,刘彻才对原先使李陵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表示后悔,说道,应当在李陵率军出塞后,再让路博德前去接应;而我预先就颁下诏书,使老将路博德生出奸诈之心,不肯接应李陵。

于是对逃脱回来的李陵余部进行慰劳赏赐。

衣赐履说:这是刘彻在为自己开脱。我们在《汉武开疆之平朝鲜国》里讲过,左将军荀彘灭了朝鲜凯旋归来,却被刘彻以“争功相嫉、计谋乖戾”的罪名斩首,已经让人瞠目,刘彻恐怕已经陷入到某种错乱之中,自己也不知道吧。如让路博德接应李陵,又为何也派路博德出塞?李陵和路博德分别出塞之处,相距两千余里,事先不计划安排两军如何接应,一句“得令老将生奸诈”,就把过错推给了路博德。我只能说,言及于此,意还更深。倘若真的是“老将使诈”,刘彻完全可以像斩左将军荀彘一样,一刀解决了路博德不就完了?理由非常充分,然而他却没有。因为,不是那回事儿。

前97年,刘彻征发全国七种贱民(即,七科:①犯罪的小吏;②逃亡的罪犯;③赘婿;④商人;⑤曾经当过赘婿、商人的;⑥父母曾经当过赘婿、商人的;⑦祖父母曾经当过赘婿、商人的)和志愿者,派李广利率骑兵六万、步兵七万自朔方郡(内蒙古杭锦旗北黄河南岸)出塞,路博德率一万余人与李广利会合,游击将军韩说率步兵三万自五原郡(内蒙古包头市)出塞,因杅(读如于)将军公孙敖率骑兵一万、步兵三万自雁门郡(山西省右玉县)出塞,袭击匈奴。

匈奴听到这一消息后,将其家属、财物等全部迁徙到余吾水(土拉河。发源于肯特山,流经乌兰巴托市南,向西转北,注入鄂尔浑河)以北,然后由单于亲率十万大军在余吾水南岸迎战。李广利率兵与单于大军连续交战十余日,撤兵而还。韩说没有收获。公孙敖与匈奴左贤王作战失利,撤兵而回。

衣赐履说:刘彻当年慧眼识将的本领已经丧失,只能用李广利、公孙敖这些二流货色出征,这一时期与匈奴的对决,基本以失败告终。

刘彻命公孙敖深入匈奴腹地,还有一个打算,就是想办法把李陵接回来。结果公孙敖兵败返回,上报说,据匈奴俘虏交代,是李陵教导匈奴制造兵器以防备汉军,因此我们才没有收获。刘彻再次大怒,下令将李陵的家属满门抄斩。不久听说,教导匈奴的不是李陵,而是另一个汉朝降将李绪所为。

李陵悲痛之余,派人将李绪刺杀。匈奴单于的母亲大阏氏要杀李陵,单于将他藏在北方,直到大阏氏死后,李陵才回到王庭。单于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李陵为妻,封其为右校王,与卫律(卫律是先前投降汉朝的匈奴人,后来又重新投降匈奴,详见拙文《这一年,苏武开始在贝加尔湖畔放羊》)同时都受到尊重,并握有权力。卫律经常在单于身边,李陵则在外地,有大事才到王庭会商。

班固评论:……司马迁所定的是非标准,非常荒谬,跟圣人并不一样……可是,以司马迁的闻博见广,却不知道保全自己。既然已经陷于极刑,发愤著作,《报任安书》上的话,也可以相信(关于司马迁为李陵鸣冤事,记载于《报任安书》)。可看出他之所以自怨自艾,不过《诗经·小雅·巷伯》之流的哀怨,而只有《大雅》,十分明哲,才能保身,可是司马迁却办不到。

衣赐履说:这一段话,是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里对太史公的评价。班固说司马迁的是非标准荒谬可笑,我就不评论了。然而,班固嘲笑司马迁不能明哲保身,以致被刘彻割了鸡鸡,这句话实在太搞笑了,因为,班固在评价司马迁时,正傍着如日中天的外戚大将军窦宪,班固本人大红大紫,因此,褒贬臧否人物,自有一番居高临下的悠游感觉。奈何窦宪一朝被诛,班固连《汉书》都未完成,便被捕死在狱中,比太史公还惨。官场中人,非善终那一刻,千万不要吹牛逼精通“明哲保身”之道,随时可能打脸,呵呵。巷伯,是掌管宫内之事的宦官。《巷伯》是一首政治抒愤诗,作者被谗言陷害,作诗以发泄满腔的怨愤。班固把太史公比作一般的太监,真的是从心底里瞧太史公不起。然,太史公又瞧得起你班固吗?

王夫之《读通鉴论》:司马迁挟着私心写《史记》。班固讥刺他不忠,十分恰当。李陵之降敌,罪状昭著,无法掩饰。如果说他孤军抵抗匈奴,而他率步兵五千人出塞,是李陵自己炫耀他的勇敢,并不是刘彻命令,使他不能推辞。李陵全族被诛杀,却嫁祸给李绪。等到后来李广利远征匈奴,李陵率三万余骑兵追击,转战九日,难道也是李绪干的?如果说李陵被单于控制,不得不被驱使,难道匈奴除了李陵,便没有可以任用的大将?如果李陵有模棱两可之心,匈奴如何能交给他重兵?使他跟中国军队对抗?

司马迁替李陵遮盖过失,惟恐遮盖不住,并对李陵祖父李广赞不绝口,褒扬他们世代勋业。司马迁那种背弃公义,图利于死党的话,怎么可以相信?

衣赐履说:我本对王夫之无所谓印象好坏,但看他如此评价司马迁和李陵,不得不说几句。王夫之是明末清初的大儒,和黄宗羲、顾炎武并称三大思想家,最初,也是反清复明,复明无望之后,王夫之隐居山野,不在清朝为官,著书立说,《读通鉴论》就是其晚年作品。据说,王夫之誓死不剔发,保了晚节。

王夫之说司马迁挟私心写《史记》,让我颇为不解,不晓得王夫之认为司马迁如不挟私心写史,当写出什么样子来。又说班固讥刺司马迁不忠,十分公允。这话就是胡说八道了,我上上下下看了班固对太史公的评价N次,并未发现任何“不忠”之处,王夫之下这个断语,实际上已经是血口喷人了。文人毁人,一毁就是连根毁起,因此,动笔之际,心术不正,那真叫毁人不倦。

王夫之说李陵孤军出塞,是李陵自己炫耀他的勇敢,并不是刘彻的命令,这一点自当不错。我也表达过,李家这几代人都有点“二”,否则不至于带五千步兵深入匈奴几千里。又说李陵全族被诛杀,却嫁祸给李绪。这里自也有李陵无处发泄,李绪充当了出气筒的成分在。然而,我不知王夫之如何看待刘彻诛李陵全族这件事,如果搁在王夫之本人身上,他会如何?通篇看过,但觉刘彻的凶残霸道、李陵的英勇和悲惨遭遇,王夫之均视若不见,他似乎要求的是,李陵绝不能降,只有一死。这一点最为好笑,你王夫之老先生苟活在清朝二十多年,号称不剔发,然而,你的画像为何永远戴着帽子?不要告诉我天冷取暖!那帽子还是前后左右罩得严严实实的那种,让人分不清究竟剔发了没有。满清入关,规定“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我不大相信,会对王老先生一人格外开恩。你既然是忠于大明的,为何独不殉国?反而活到七十多岁?你这不是投降?你这与李陵何异?你又凭什么羞辱李陵?大家都降了,那也是没办法,你降了,谁也不会说你。关键是,你自己是个叛徒,却骂古人为叛徒,这就实在不地道了。一句“不做清朝的官”,就能苟活几十年,你的价值观也太向着自己了吧。

有人说,读王夫之,要了解他的背景来判断他究竟想表达什么,未必是字面上的意思。开什么玩笑?白纸黑字地毁人,司马迁、李陵凭什么要去了解你的背景?真是岂有此理!对王夫之的印象,被他这一篇全部毁了。另,读着读着,发现匈奴的单于很不简单,单在用人上,大度得让人咂舌。对汉朝降将,单于们往往委以重任,以前讲过的中行说,最近讲的卫律、李陵、李绪,包括再后来的李广利,还真是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不得不叹服呢。

www.4166.com,回答:

因为武帝负陵,陵不负汉!

李陵5000步兵对阵110000骑兵,能战8日,辗转千里,打出1比3的战损比,不愧名将的称谓!

李广之孙,李当户遗腹子,李敢之侄李陵5000步兵疾驰30日遭到匈奴30000骑兵伏击首日,击杀匈奴3000余人;后匈奴骑兵增至11万,李陵见匈奴势大,且战且退,骑郎将战报传至长安后,汉武帝竟未派出一个援兵。经过八昼夜激战,矢尽粮绝,刀卷剑断,拆车副与敌厮杀,至此击杀匈奴一万余人,陵部剩余2000人。突围前夜,以鼓为号,但得回归者已报天子。然鼓湿不响,陵与一裨将共带20余人突围,遭千余人匈奴追击,裨将死,其无颜见天子,投降匈奴,约400余人逃回。李陵突围之地,据汉朝边境仅百余里。步兵打骑兵,只有劣势,胜不能追,蝇头小利,败则全军覆没。李陵全军覆没,投降,但是他打出步兵对阵22倍骑兵的经典战例,军事才能足以冠绝其时。李陵步兵深入匈奴腹地,原本后有路博德援兵,却与公孙熬汇合,责任在汉武帝。首次战报至长安,汉武帝就应该派出大量哨骑作为援军的耳目,接应李陵,但汉武帝没有。

二战峻稷山,以李陵的军事才华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下,歼灭汉军绰绰有余,而其却故意放水致匈奴死伤甚多,可怜陵心依然向汉。

武帝夷陵三族,陵以德报怨,不负大汉。

汉武帝一生穷兵黩武,宠幸外戚,别的将领只是配角,死不足惜,这才是李陵战败的根本原因。可惜的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大汉民不聊生,匈奴人虽然失去了很多地盘,却未伤根本,全歼李广利七万精锐,照样占有军事优势。

回答:

司马光,司马迁都姓司马啊,他们家写的史书一定要小心看。

本文由4166com金沙发布于www.416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李陵投降匈奴,为什么司马迁的《史记》、司马

关键词: www.4166.com 李陵 鸣冤 司马光 资治通鉴